反而给他带来了伤害

2020-05-06 11:04

但记者在法庭调查中发现,这名24岁的恐怖分子对宗教充满狂热,他从“东伊运”成员伊斯玛依力·玉苏普处和暴恐音视频中获取的所谓宗教知识,都是宗教极端思想所宣传的“圣战”和“进天堂”。他承认,“只会用阿拉伯语念古兰经,并不懂经文的意思”。

“专项行动注重深挖,把现实危害大、思想极端、有暴恐活动倾向及犯罪事实、幕后背景、关系网络尚未查清人员作为集中攻坚的重点,把隐藏在暗处和幕后的暴恐犯罪活动的教唆者、极端思想的传播者、制爆技术的传授者一查到底,不留隐患。”据新疆反恐办相关负责人透露,通过对侦破团伙及涉案嫌疑人循线深挖,缴获了一批爆炸燃烧装置及制爆原料。通过深挖打掉的危安暴恐团伙,占严打破获团伙总数的40.6%。

涉嫌包庇罪的犯罪嫌疑人古丽尼沙汗·米吉提,她的丈夫、暴恐分子色地尔丁·沙吾提在“4·30”案中实施爆炸身亡。

各地政法部门注重源头治理,会同文化、工商、城管等部门,加强对宗教极端活动的打击力度和“三非”宣传品查缴力度,从思想源头和传播渠道上治理解决。专项行动开展以来,侦办网上传播制爆技术案件44起、网上传播暴恐音视频案件294起;取缔非法教经点171处,抓获非法教经及提供场所人员238名,解救教育学经人员757名。

新疆作为反恐维稳主战场,反恐维稳形势错综复杂。特别是宗教极端思想传播蔓延,宗教极端势力兴风作浪,成为影响新疆稳定的突出危害。

“让大家学法、懂法、知法、用法,在全面推进依法治疆中,强化群众法治意识。”新疆社会科学院院长高建龙建言。

12月8日,经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,对乌鲁木齐发生的“4·30”、“5·22”暴恐袭击案一审公开宣判,17名被告人获刑。

古丽尼沙汗·米吉提讲述了这样一段经历。“自从丈夫受宗教极端思想毒害后,就禁锢了我的人身与思想。他要我蒙面穿罩袍,还不许我出门见人,说这样才能进天堂。”古丽尼沙汗·米吉提说,开始她还问丈夫这是为什么,但色地尔丁·沙吾提没什么宗教知识,根本解释不了。后来,古丽尼沙汗·米吉提“被限制了人身自由,不能去不做礼拜的人家吃饭,也不能上街,甚至断绝了与父母的来往”。

今年5月以来,在中央统一部署下,以新疆为主战场,开展严厉打击暴恐犯罪专项行动。半年多来,共打掉危安暴恐团伙115个,其中绝大多数暴恐犯罪活动被消灭在萌芽状态和行动之前。

近些年来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明确提出“一反两讲”理念,即“反暴力、讲法治、讲秩序”,正是基于新疆反恐维稳复杂形势,着力强化社会法治基础,把社会纳入有序运行轨道。“‘一反两讲’,符合新疆各族人民的根本意愿,为严密防范、坚决打击暴力恐怖犯罪,构筑新疆反分裂斗争的牢固防线夯实基础。”新疆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郭永辉如是诠释。

在暴恐袭击案庭审中,案犯牙力坤·阿木提的悔过令人深思:“要多学法律知识,提高法律意识,不管跟什么人、做什么事,都要想清楚对错再去做。”

被告人吐尔松·阿木提和牙力坤·阿木提是兄弟俩。牙力坤·阿木提说,“去年家里盖房子的时候,政府给了砖和水泥,还发了草原补助。父母有养老金,姐姐上学得到了帮助,我们却干危害社会的事情。”吐尔松·阿木提说,“法律怎么惩罚都能接受,因为我们有过错。希望年轻人珍惜生命、青春,珍惜父母、亲人,千万不要把自己推向深渊。”

今年5月,新疆高法、检察院、公安厅联合发布《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的通告》,敦促从事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活动人员立即投案自首。基层组织、政法部门及社会力量开展形式多样的“去宗教极端化”教育,特别对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、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人员和在逃人员亲属,进行耐心细致的法律政策和思想教育。

“4·30”案案发后,境外恐怖组织“东伊运”发布视频。视频中,该案第一被告人艾合麦提·热西提称,“4·30”恐怖袭击是“一个好消息”,而爆炸身亡的恐怖分子是“勇士”。

阿布来孜·热西提是艾合麦提·热西提的弟弟,参与拍摄暴恐视频、制作爆炸物和开车、踩点。被抓获后,他陷入深深的忏悔中:“父亲年龄大了,又得了肺结核,我是他最疼爱的儿子。我没有报答养育之恩,反而给他带来了伤害。”阿布来孜·热西提追悔莫及,但是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,“我现在知道了,法律是公平的,任何人都不能触犯”。

专项行动启动伊始,新疆公安机关就对涉暴恐、涉宗教极端活动犯罪嫌疑人和在逃人员部署开展集中追逃,对现实危害巨大的在逃暴恐分子下发红色督捕,予以全国布控、重点抓捕。截至目前,已缉捕334名在逃犯罪嫌疑人。

法网恢恢,犯罪必惩。在今天,“打赢反恐人民战争”已经成为新疆各族干部群众的坚决行动和坚定信念。

目前,已有52名犯罪嫌疑人和在逃人员主动投案自首,最大限度地消除了隐患。

记者亲历“4·30”、“5·22”暴恐袭击案公开审理,法庭调查的大量证据令人触目惊心。涉案暴恐分子在宗教极端思想蛊惑下,无视法律、漠视生命,一步步走上犯罪不归路。

新疆是一个多民族、多宗教、多元文化的边疆地区,社会发育程度相对较低,民族、宗教问题相互交织、复杂敏感,一些信教群众“知教不知法、信教不信法”的意识普遍存在。

“建设法治新疆,从眼下的点点滴滴做起,在一言一行中体现。”在新疆大地上,法治教育进机关、进学校、进社区、进农村、进清真寺、进家庭活动如火如荼,旨在“让每个人成为法治的崇尚者、自觉执行者。”(记者 戴岚 李亚楠)

在天山南北的乡村、牧区,一场场巡回演讲、座谈讨论、“去极端化”农民画巡展、“去极端化”农民小品大赛,把“一反两讲”理念融入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中,帮助各族群众澄清模糊思想,提高明辨是非能力,在潜移默化中增强国家意识、公民意识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,提高各族人民维护国家利益、维护法律尊严、维护民族团结、维护祖国统一的自觉性,把“一反两讲”的种子撒遍广袤大地,播入各族群众的心田,生根发芽。

几乎所有的暴恐分子都被宗教极端思想洗过脑。暴恐分子艾合麦提·热西提的想法令人匪夷所思,他强烈反对音乐和歌舞,认为那是属于撒旦(魔鬼)的东西,是专门用来迷惑人的,“我不喜欢,我也不听。麦西来甫以歌舞音乐为主,不属于真正穆斯林的场合”。